两天之后英国大选,选民“捏着鼻子”在两个讨厌鬼中选一个

bob体育官网

鲍里斯・约翰逊显然不是英国选民心中理想的首相人选,但幸运的是,别的候选人更糟糕。

英国2019年大选将于本月12号举行,这也是英国近100年首次在冬天举行大选。英国现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能否赢得多数席位、实现自己的“脱欧”大业即将在本月得以揭晓。

在11月底,益普索公司最新数据显示,44%的选民支持约翰逊,而只有23%的选民支持科尔宾。但在12月7日,英国多家民意调查机构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执政党保守党对工党的领先优势正在减弱。

不被爱戴的英国首相

幸运的是,对鲍里斯・约翰逊来说,他的竞争对手们比他处境更为狼狈。

尽管民意调查显示,鲍里斯・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保持领先,但保守党内的候选人和竞选者却对他们的领导人没有一丝爱戴之意,在英国大选来临之前先叩开了一些关键领域的大门。

担任伦敦市长时,约翰逊常骑自行车上下班

一位来自伦敦的保守党候选人表示,关于鲍里斯・约翰逊将要下台的暗示都还是“轻描淡写”的说法。他说:“我觉得现在有很多人都在疑惑是否能够相信他(鲍里斯・约翰逊),这其中也包含了鲍里斯有没有将真相告知公众的因素。有些人认为我们应该对他的私人生活进行一番调查。”

但是距离选举日仅有数日,反对者工党的竞选者私下里相信这位英国首相将赢得他渴望已久的多数票。然而,根据一些保守党人士的说法,帮助约翰逊赢得多数票的不会是他的超级粉丝,而是那些“别无选择”的选民。这些选民认为跟工党的杰瑞米・科尔宾比起来,约翰逊似乎更能让他们满意。

益索普的调查数据显示科尔宾只有23%支持率,这是自2007年以来,益普索对两大政党的数据监测中支持率最低的一位党派领导人。

被迫二选一的选举制度

民意调查公司Survation的顾问克里斯・汉雷蒂表示,简单多数选举制 将“迫使”选民做出违背本意的选择。

长期困扰着英国选举制度的主要政党现任领导人间的分歧性已经浮出水面。不少人质疑是不是该重新考虑该国的选举方式。英国“脱欧”加剧了选民所面对的困境,2016年的“脱欧”公投使英国两个大党走上了完全不同的分裂之路。

英国的简单多数选举制(赢得某选区最多选票的候选人,即使未达到该选区过半数的选票,也将成为代表该选区的议员,进入议会下议院)让一些人担心自己的选票可能在这场胜者为王的竞争中白白浪费掉。

这个选举制度意味着,选民可以进行战略性投票,即把票投给他们认为的最不那么差劲的候选人――通常是保守党或工党,而不是冒险把票投给他们实际上支持该党派政策但是由于其党派规模较小,很难在议会中赢得多数席位的政党。比如,那些希望优先达成“脱欧”目标的选民可能会支持他们原本并不喜欢的候选人。

长久以来,对该制度进行改革的呼吁不断,2019年的大选再次凸显了该制度可能对英国的民主造成威胁。

选举革新会是一个推动建立新的投票选举制度的组织。该集团的高级主管威利・苏利文表示,如果有英国人想要宣称民主制度正在遭受磨难、选举制度不合法,这还是需要一点勇气的。

反对“脱欧”的竞选者吉娜・米勒为那些想要通过此次选举留在欧盟的人们设立了一个战略性投票网站,并表示一个在选举中赢得600万张选票的政党不能在议会中获得席位本身就是不公平的,这是选举站点和议会间的不协调造成的。

苏格兰国民党领导人尼古拉・斯特金(左)和自由民主党领导人吉娜・米勒(右)

选举制度改革迟迟不来,民主遭遇危机

民意调查显示,目前,三分之一的选民的投票是基于自己的战略性选择。米勒的研究显示,这一数据甚至不止三分之一,约有45%。

在亲欧盟的伦敦,约翰逊对“脱欧”公投的管理使他在民众心目中的形象由一个受欢迎的两届伦敦市长变成了一个可怕的魔鬼。

一位来自伦敦的保守党候选人认为,只有那些面临更不讨人喜欢的候选人的选民会投票给他。他表示,尽管许多约翰逊的长期支持者认真地考虑过把票投给亲欧盟的自由民主党,但他们似乎又不得不考虑再三。

选民质疑自由民主党领导人乔・斯温森影响力有限。毕竟对于乔・斯温森来说,赢得多数席位是几乎不可能的事。同时,一些选民对她取消“脱欧”、无视公投结果的政策也感到不甚满意,许多人认为她的政策是违背民主原则的。

伦敦的保守党候选人表示,许多民众对鲍里斯・ 约翰逊感到不满,但同时,他们又对科尔宾先生心存忧虑。

保守党派人士兼民意调查专家罗伯特・海沃德表示,在反科尔宾的前工党政治要点的英格兰北部,如果保守党想要在议会中赢得多数席位,他们就在这里有所收获,赢下选举。

在上周对该地区的探访中,罗伯特说:“英格兰北部白人工薪阶层对杰瑞米・科尔宾的厌恶比我在南部碰到的要强烈许多。这里的大选完全不同于其他地方。这里没有人爱戴鲍里斯,但这也并不重要。反杰瑞米・科尔宾的经历表明博彩市场关于煤矿和工业领域劳动力流失的看法都是对的。”

在保守党竞选总部,战略家们坚称他们的候选人是受民众欢迎的。一位官员表示,民众对鲍里斯持乐观态度,“脱欧”的讯息也传递的很好。

一位工党候选人表示,如果科尔宾要阻止保守党赢得多数席位,就要牺牲自由民主党的利益。因为民众通过战略性投票网站了解了如何投票,他们明白只有选出一个工党领导下的政府才能阻止鲍里斯。

该候选人承认自己目前的选举形势不容乐观,并希望科尔宾在电视辩论中的表现能赢得民众信任,投票给工党。他说:“我们有很多陷于两难境地的选民,他们想要投票给工党,但是又不确定工党是否值得他们的选票。他们在电视辩论中见过科尔宾,他并没有选民们想象中那么糟糕。我不得不承认科尔宾这个看起来脾气暴躁容易生气的人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

英国工党领导人杰瑞米・科尔宾

本周的新闻发布会上,当被直截了当地问到他的个人支持率时,科尔宾坚称大选远不止是他的领导能力这么简单,更关乎到工党的竞选宣言和全部637名工党候选人在英国各地想要传达给选民的信息。

吉娜・米勒认为想要留在欧盟的选民,不会投票给保守党,而是投给反对“脱欧”的候选人,包括来自工党的候选人――她对此持乐观态度。米勒表示,目前他们所掌握的数据中,没有一项数据表明保守党会取得压倒性胜利,或是民众不得不将票投给保守党。事实上,在正式投票前的一周,保守党的支持率出现了下滑的趋势。她认为,2019年的英国大选跟前首相特雷莎・梅2017年灾难性大选的情况相似。2017年竞选的最后一周,保守党票数遭遇大幅度压缩,使得梅丧失了议会下议院的多数席位。

吉娜・米勒说:“简单多数选举制的缺点只能通过战略性投票来解决。我们来不及改变这个选举制度,所以只能是选民改变他们的选举行为。”

选举改革会高级主管苏利文表示,自从英国两大政党在一些社会和政治议题的把控上有所衰减以来,战略性投票的使用就一直在上升。苏利文称,随着其他政党的出现,可以看到选民在考虑把票投给其他候选人,投给一些不同往常的政党。但是由于选举制度的规则,在真正的选举中他们又不得不把票投给两大政党的其中一个。越来越多的民众开始对选举制度抱玩弄心态,不当一回事儿了。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英国政治制度的失败之处,但是他们可能还不知道失败的原因在哪儿,因为原因本身十分复杂,没有那么明显。

因为该选举制度对保守党和工党两党都有利,因此苏利文认为选举制度改革短时期内不会发生。他说,英国民众并不相信政客们,如果再不做点什么的话,那么英国民主就将受到威胁。这不仅关乎政党利益,更关乎英国民主制度的存亡。

(文/杨慧,图/网络,DAILY MEDIA出品)